mellrabbit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四章【2】)

遥远地球之歌: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四章

(2)


… 

一阵轻柔的钢琴声在会场里响起。维克托独自站在场边——雅科夫已经回休息室陪护年轻的尤拉奇卡去了——他看着眼前的胜生勇利抬起双臂,微微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渴望和向往,就像是在向上苍许愿一般。

他十分感兴趣的凝视着这个神秘的对手,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愿望,会让这位胜生选手在自由滑节目开场时露出这样渴求的神情。

在昨天令人惊艳的短节目后,维克托已经深深为他着迷了。胜生很明显有着非常精湛的技巧,维克托很好奇为何直到这一次的大奖赛决赛他才真正大放光彩。

以及他在维克托自由滑节目结束后,两人目光短暂交错时的那个眼神……

尽管维克托想要更深一步的探寻下去,但他的所有心绪很快就被胜生的表演占满了。胜生的第一个跳跃转瞬即至:他在冰场上滑行了一段距离,然后从冰面上跳起,跃向了空中。

解说员说道,“后外点冰四周跳(4T)——”

胜生落冰后没有丝毫喘息,又一次跃了起来。

 “——以及后外点冰两周跳(2T)!”

他完美的着冰了。看台上响起了热烈的喝彩声。

 “第一个组合跳跃稳稳的着冰了!在这个节目上,胜生勇利将表演两种不同的,总共三个四周跳。”

胜生开始跳接蹲踞旋转,动作平稳而又精确。然而维克托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本以为以胜生现在的水平,会在这个节目中看到四个四周跳的。

不过现在还为时尚早。也许他仍然藏了一手也说不定。

维克托在看过他之前的表演后,就一直有种隐约的期待。他倾身靠在了场边,想要看得更清晰一些。

胜生再次跳跃起来,在空中留下了金色的残影。

 “后内结环四周跳(4S)!”

他依然稳稳的落了地,然后在翩翩起舞的钢琴声和小提琴声中,流畅的转成了燕式旋转。观众们欢呼着做出了回应。

维克托独自点了点头,他一边紧紧盯着场上的那个人,一边用手指沉思的轻点着自己的嘴唇。预定的三个四周跳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两个,而表演才刚刚开始。

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走到他身边,低声吹了个口哨。

 “他很棒,不是吗?”克里斯咧嘴笑着评价道。“与上一次比赛时相比,勇利的进步简直神速。”

克里斯很明显和胜生的关系不错。维克托打算之后好好问问他这一点。

然而表面上看,维克托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全神贯注的看着场内的表演。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胜生的双腿交叉,再一次的跃到了空中。维克托抽了一口气,为这个跳跃的高度和完成度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他用后内结环四周跳(4Lo)取代了原本的三周跳!”当胜生完美着冰后,另一个解说员大喊道。观众席上的欢呼声越发高亢了起来。“”

 “又一个,”克里斯低声说。“勇利,你是来真的,是吗?”

他看上去确实是认真的,维克托想。昨天胜生毫无预兆的用他的后内结环四周跳(4Lo)震惊了所有人,然而他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打算,直接在今天节目刚开始的时候就加大了赌注。

三个四周跳全部放在了节目前半段。维克托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但是他刚刚额外加了一个后内结环四周跳,这意味着还剩一个预计的四周跳没有跳。

他现在一定开始感到疲惫了。然而他还有整整一个后半的时间需要表演。

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一定有什么被你藏了起来……

接续步开始,音乐放缓了下来,渐重的音节响彻了会场。胜生滑过整个冰场,他伸开了双臂,就像是在迎向温暖的春风一样。他脸上的某种表情猛地抓住了维克托的心,就像是黑暗中突然亮起的花火一般。

胜生行云流水一般的在冰上舞蹈着,脸上露出了非常温柔的笑意。他的头偏向一侧,脖颈展露出了极其优美的线条,然后眼中微微闪着光的往天花板之上看去。他的表情中有着某种非常温柔喜悦的东西,让维克托难以自拔的被吸引住了。

 “他在那里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一样。”克里斯安静的自言自语道。然而维克托听到了,无法克制的越发感到好奇起来。

你之前并不是这样的吗,胜生勇利?是什么改变了你,让你在冰上如此的美丽?

维克托并不会主动和他的对手有太过紧密的联系——他知道这是自己的问题。除了少数的例外,像是他的朋友克里斯托夫,以及年轻、脾气暴躁的尤拉奇卡,然而……

维克托总会和他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也并不常建立需要持久维系的关系。如果不特意提醒,他总容易忘记自己的承诺,面对生面孔也不太能对得上名字。他不会阻止别人从自己的生命中走开,因为他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给了自己的花滑事业。

但是对于这个正在冰上起舞的男人……

他有着不一样的期待。

 “接下来进入节目后半段——阿克塞尔三周跳(3A)!”

胜生跳了起来——然后稳稳的落在了冰上,没有丝毫的迟疑。他表现的令人惊叹的放松,行云流水般的进入了下一个动作,眼中不容置疑的坚决和温柔的脆弱感将所有人的视线都牢牢的吸在了他的身上。

维克托也紧紧的盯着他,完全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而这时,胜生再次跳跃了起来。

 “后内点冰三周跳(3F)!

胜生轻盈的落在了冰上,他的双臂哀求般的伸出,就好像在祈求维克托继续看着他一样。而此时的维克托确实渴望的无法移开视线。

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了。小提琴的声音逐渐走高,钢琴的声音与之相和。

 “接下来是组合跳跃!”

维克托屏息的看着胜生连续三次起跳——阿克塞尔三周跳(3A),后外结环跳(1Lo),以及一个后内结环三周跳(3S)。

简直完美。他的眼睛快速跟随着胜生,而对方转瞬间就做好了另一个组合跳跃的准备。

胜生跳了起来。

 “勾手三周跳(3Lz)——”

他轻点在冰上,然后又一次跳了起来。

 “接一个后外点冰三周跳(3T)!他毫不费力的完成了所有的组合跳跃,简直难以置信!”

维克托震惊的张大嘴巴,观众们的山呼海啸回荡在他的耳边。

 “他难道不累吗?”克里斯睁大眼睛惊叫道。“这已经到了节目的尾声,他却看上去连气都没有喘一下!”

克里斯是对的:胜生看上去确实没有丝毫疲惫的样子。

他快速滑出了一段接续步,伴随着逐渐增强的音乐节奏,他的动作依然干脆利落,手臂和双腿仍然没有丝毫的颤抖……

此时的他脸上无比的宁静。就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般——安全,无忧无虑,以及……

快乐。

维克托从未见过这样的表情,如此的纯净,真诚以及美丽,让他的心脏被牢牢地揪住了。他的双手在颤抖,他不得不紧握成拳,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觉得自己突然理解了——理解了胜生倾注到每一个步伐,每一个旋转,每一个跳跃中的情绪。

维克托从每一个动作和姿态中都看到了这一点,他的灵魂都为之兴奋和震颤。

解说员说道,“胜生选手将以后外点冰四周跳(4T)作为最后一个跳跃动作,他来了……!”

这就是最后一个四周跳了。然而当维克托发现胜生是从左脚内角起跳时,顿时屏住了呼吸。

他对这个准备动作太熟悉了——毕竟这正是维克托自己的标志动作。

但是将这个跳跃放在体力消耗殆尽的节目最后,他从未敢尝试过。

维克托睁大了眼睛,震惊而又敬畏的吸了一口气。胜生跳跃在空中,头顶的灯光洒落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

 “这是后内点冰四周跳(4F)!”

… 

他们在自己的婚礼上跳了这首曲子,并且当时还临时改编成了节奏更加缓慢的双人舞曲。维克托瞒着他悄悄将这首歌放进了婚礼的播放列表中,在勇利听到熟悉的前奏一脸惊讶时大笑了出来。

维克托牵起了他的手,在他耳边低声说,“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尽管他们在平地起舞,但勇利从未觉得自己如此的轻盈过——就像是天空中飘过的白云,照耀在温暖的阳光之下。他的心被填的满满的,充满了幸福和喜悦。维克托温柔的将他环在手臂之中,就好像是在抱着整个世界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勇利感觉到了无比的珍视和爱意——就好像他是纯净而温暖的光芒造就的一样。

他现在能够感觉到那种光芒正在释放出来,从脚底的冰面上逐渐蔓延。

勇利睁开了眼睛,婚礼的画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奖赛决赛的比赛冰场,以及脚下飞快掠过的冰面。

他稳住了身体,然后——

勇利干净利落的完成了后内点冰四周跳(4F)的着冰,动作既坚定又牢固。看台上喧闹的喝彩声此时在他耳中仿佛不存在一般。

勇利紧接着开始了组合旋转。他想象着维克托牵着他的手,他的丈夫引领着他开始了舞蹈中最后一个旋转。钢琴声逐渐放缓,已经接近尾声了。

他像是失去了身体的所有感官一样——只剩下心脏的跳动声,和自己的呼吸声。

再来一支舞,他想说,但是他知道已经结束了。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共舞了。

勇利眼中含着泪水,让维克托引领着他完成了最后的旋转。他缓慢的抬起了双臂——一只置于胸前,另一只向远方伸了出去。

视线从他伸出去的那只手穿过,他没有看到摄像机,而是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和他一起站在冰上,紧紧的将他伸出的手握在了手心中。

这是他的维克托,正如他最后一次见到他一样:身穿着温暖的冬季衣装,尽管面容犹有岁月的痕迹,但仍然像星辰一般耀眼明亮,手指上戴着和他成对的那只充满爱意的戒指。

维克托倾身亲吻了勇利伸出的那只手背,他的指节间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微笑的弧度。

泪水滑落了下来。他的视线一片模糊。

勇利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维克托站直身体,向后退了一步,他再一次亲吻了勇利的手,然后轻轻地放开了。

他的丈夫温和而又留恋的微笑着。熟悉的,闪闪发光的眼睛里满是爱意。

 “难道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吗?”

On My Love的最后一个音符在勇利耳边响起,音乐结束了。他闭上眼睛,然而当他再次睁开时,维克托消失了。

观众们都在为他欢呼喝彩。大量的花束和礼物从看台上抛下,几乎遮挡住了勇利的视线。他停下了最后的结束动作,微笑着朝看台挥了挥手,向所有的赞美声弯腰致意。然而眼泪还是从他的眼中逐渐滑落了下来。

片刻之后,他走下了冰场。切雷斯蒂诺在冰场出口张开了双臂,勇利哽咽的抱住了他。

… 

很快,他们来到了等分区。他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腿,努力的深呼吸了几下,双手紧握在了一起。

 “你真的太棒了,勇利。”切雷斯蒂诺在勇利身边低声说,一只手安抚的抱住了他的肩膀。“金牌一定会是你的。”

勇利点了点头,但什么都没有说。

身前沉重的电视摄影机转向了他们,切雷斯蒂诺抱着他的手臂收紧了。

来了。勇利吸了一口气,听到扩音器中传出了广播员的声音。

 222.07分!他的总分是338.91!胜生勇利排在了第一位!”

看台上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和惊叹声。勇利双唇微分的吸了一口气,有些茫然的发现切雷斯蒂诺一把抱住了他,激动的喊叫声几乎要被观众们的喧嚣给盖了过去。

 “你做到了,勇利!你做到了!

 “首次进入大奖赛决赛的胜生勇利,以超过第二名整整三分的成绩夺得了冠军!令人震惊的爆冷,连续四届大奖赛冠军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跌落神坛!”

勇利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转头看向了大屏幕上的最终得分。

第一位上写着胜生勇利,而紧随其后的第二位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名字。

大屏幕从最终得分转换成了摄影机的视角。画面上出现了疯狂的观众,面露震惊的其他参赛者和他们的教练,最终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本人——仍然穿着他王子一般的表演服,看上去和其他人一样不可置信。

勇利弯下身,将脸庞埋在了手心里。他的眼泪重新涌了出来。切雷斯蒂诺拍了拍他的后背带他站起来,离开等分区走向了欢呼的观众席。无数的快门声响了起来。

他抬头看向天花板,盯着头顶如同太阳一般的灯光。泪水从眼角一直滑落到了脸颊上。

勇利完成了他的承诺。

再见,他内心的声音盖过了喧闹的人声,如同黑暗中的低语一般无人知晓。

再见,维恰。我的维坚卡(Vitenka*。我爱你。

勇利深呼吸着,闭上了眼睛——然后放开了手。

… 


TBC


译者的话:第四章未完

感觉是个废人了……


1.维坚卡(Vitenka):俄语中Victor更进一步的昵称,就像尤拉奇卡之于尤里一样。

*感谢竹纸姑娘对于Vitenka翻译的指正,已修改=333=

评论

热度(2041)